<tr id="yqek0"><small id="yqek0"></small></tr>
<sup id="yqek0"><small id="yqek0"></small></sup>
<acronym id="yqek0"></acronym>
<sup id="yqek0"></sup>
您現在的位置:海峽網>新聞中心>福建頻道>南平新聞
分享

朋友圈刷屏急尋“熊貓血” 愛心傳遞挽回一條生命

朋友圈求助信息

朋友圈刷屏急尋“熊貓血” 愛心傳遞挽回一條生命

三位“熊貓俠”,從左至右分別為謝娟、劉其晗、鄭娟平。

朋友圈刷屏急尋“熊貓血” 愛心傳遞挽回一條生命

來之不易的“救命血”

“救命SOS,出車禍了急需RH陰性AB型血,因為非常稀少,如果沒有,可能撐不過今晚,越多越好,幫忙轉發一下,聯系電話:152********。”

15日下午,延平一男子遭遇車禍,受傷嚴重,家屬將其轉往南平市第一醫院救治,經查男子的血型竟是被稱為“熊貓血”的RH陰性AB型血,由于出血量太大,南平市中心血站又無法立即提供配型血,傷者生命危在旦夕。當晚,傷者親屬在朋友圈發了一條求助信息,短短幾個小時“引爆”延城……

爭分奪秒,他們急赴血站

“我在朋友圈里看到求助信息,馬上趕到血站。”

“看到微信朋友圈后,我一下都不敢耽誤。”

“家里人看到微信后告訴我,我第一時間就趕過來了。”

15日晚,鄭娟平、謝娟、劉其晗三位“熊貓俠”的“熊貓血”,似汩汩暖流,溫暖了傷者,也感動了整座城。

“我在上大學的時候得知自己是‘熊貓血’,所以一直以來都比較關注這方面的消息。”鄭娟平是工行南平分行的一名職員,她說,“之前參加獻血的時候,工作人員就告訴我,‘熊貓血’平時不獻血,一獻血就是救命。而且,我愛人是一名醫生,更清楚‘熊貓血’的珍貴,看到求助微信后,我能夠體會傷者家屬的心情,所以馬上趕到血站獻血。”

謝娟是延平區黃墩街道東教社區的一名社區工作者,3年前才從廈門回到家鄉工作。她說:“晚上8點多看到朋友圈的消息后,我想到自己是這個血型,就聯系到傷者家屬,然后就趕到了市第一醫院,再到血站獻血,我覺得能幫助別人總是好的。”

三位“熊貓俠”中的唯一男性,延城市民劉其晗的話簡單明了:“我家里人看到了求助微信,就把這件事告訴我,我看當時的情況很緊急,就放下手頭上的活,第一時間趕過來了。”

多方助力,他們徹夜未眠

“市中心血站供血科嗎?我這里是市第一醫院輸血科,我們急需RH陰性AB型血。”15日18時許,這個用血電話打到南平市中心血站供血科。然而,血站并沒有庫存匹配血型,無法立即提供,怎么辦?

市中心血站立即啟動應急預案:血源科、供血科、采血科、質檢科等相關科室的20名工作人員迅速返回工作崗位,為傷者調配救援用血。

“我們第一時間和省血液中心及其他地市的中心血站聯系,只有三明泉州血站有庫存,他們同意調配血液到我市。當天晚上9點半,三明中心血站1.5個單位(300毫升)的救援用血送到我們站,我們立即送到市第一醫院。”市中心血站供血科工作人員羅蘭告訴記者。

晚上9時許,4位熱心市民先后趕到南平市中心血站獻血,其中3人血型為RH陰性AB血。采血、成分分離、檢測……血站的工作人員一分鐘都不敢耽誤。

“檢測科的同事一直忙到16日凌晨4點半,血液檢測結果才出來,可以用于救助傷者。”市中心血站血源科科長吳曉毅說,“之后,我們從泉州血站調配的血液也到了,一共1400毫升的血液再次送到了市第一醫院。”

暖流匯集,傷者轉危為安

為傷者實施截肢手術的市第一醫院骨科副主任醫師曾卡斌介紹說:“傷者昨天送到醫院時,出血很多,情況并不樂觀,我們立即開通綠色通道,邊手術邊備血,在最快的時間內實施手術止血。”

“目前,傷者的生命體征平穩,已恢復部分意識。如果恢復情況良好,下午4點過后,就可以探視了。”16日上午9時許,南平市第一醫院ICU病房外,重癥醫學科主治醫師黃秋杰耐心地將傷者情況告知其親屬。“我們剛給他輸上血,今天的血液夠用,明天要看傷者恢復情況,最好能有多一些血液儲備。”

得知傷者的情況比較平穩,其親屬一直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。“我叔叔的身體一直很好,這次是他第一次住院,要不是住院,我們都不知道他是‘熊貓血’。”傷者的侄女小陳說,“我也是‘熊貓血’,但是血型與叔叔不符,沒辦法用,所以我們只好通過微信朋友圈求助。”

“真心感謝那些幫助我們轉發的朋友和三位獻血的好心人!”小陳說,現在又有三、四位“熊貓俠”聯系上了她,說有需要隨時聯系他們,他們會及時趕到。

(圖片均由南平市中心血站提供)

作者:□本報記者 盧國華

責任編輯:黃仙妹

最新南平新聞 頻道推薦
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
李佳琦怎么火的 李佳琦是哪里人 李佳琦
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
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
一周熱點新聞
下載海湃客戶端
關注海峽網微信
?